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版 | English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忘记密码
  分类导航
学校概况
领导班子
党建党务
规章制度
学校荣誉
书香校园
校内通知
网上结对
  网上调查
 
 
涔﹂鏍″洯

《静静的顿河》读后感


在好奇心的趋势下,我翻开了苏联作家肖洛霍夫的名著《静静的顿河》。两个月之后,我怀着敬畏之心合上了书的最后一页。《静静的顿河》四部八卷,共一百四十万字,由肖洛霍夫历时十四年完成。整本小说全面概括了俄国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国内战争整个时期的风云变化,其中有对“由哥萨克鲜血浇灌”的顿河大地美景的刻画,有对规模宏大的战争场面的描写,有对哥萨克人的劳动、爱情和日常生活的再现……其规模之宏大,场面之繁多,人物关系之复杂,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部史诗级的作品。不得不承认,用两个月读完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对我这样一个每天埋头在题海中的理科生来说很有挑战。但当我读完整本书之后,我发自心底地对这本小说、对肖洛霍夫产生了敬佩之情。

在这里我想简单谈一谈对小说主人翁葛利高里的看法。

正如文章标题中所说,我眼中的葛利高里是悲情的。假设一次世界大战和后来的国内战争没有爆发,葛里高利很可能会在沙皇的军队里平平常常地服役、退役,接着和他的哥萨克先辈一样耕耘自己土地、放牧牲畜,普普通通地过完一生。最大的冒险也许就是和阿克西利亚私奔到他乡过全新的生活。而然历史没有假设,不幸的事接踵而来。在情场上,他流连于活力四射的阿克西利亚和温婉恬静的娜塔莉亚之间,然而最后他却一个都没有得到——娜塔莉亚因为流产失血过多而死,阿克西利亚在逃亡的路途中中弹身亡。在战争刚打响的时候,葛利高里会因为杀死一个奥地利人而痛苦万分,因为“锅圈儿”(一个冷血且精通杀人的哥萨克)擅自杀掉俘虏而大动肝火甚至拔枪。但随着时间的流失,战争使他变得残忍。当他面对着大量的尸体时已经可以漠不关心了,有一次甚至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砍死了三名红军,但随后又万分痛苦……这一切的不幸,在我看来都是由葛利高里的“骑墙”造成的。

作为一个军人,葛利高里一开始在沙皇军队中服役;十月革命后,他加入了红军;反革命浪潮席卷顿河大地的时候,他又加入了白军……不论他身处那个阵营,他善良的本性都没有改变。第一次世界大战,军队驻扎在波兰的时候,他希望阻止妇女被强奸;加入红军后,他希望阻止波得捷尔珂夫对被俘白卫军的屠杀;即便最后加入了福明匪帮,他仍然希望尽可能少的抢劫。在这里之所以用三个“希望”,是因为葛利高里的愿望都落了空。在如此残酷的斗争当中,一个人如果不变得冷血,不抛弃自己的良知是无法更好的生存的。但葛利高里没有办法做到,即使他担任了叛军师长,因为哥哥的死亡而报复性屠杀红军俘虏之际,也曾莫名的良心发现。作为一个军人,想要在刀口舔血的日子里安慰地骑墙,难度堪比登天。因为他复杂的背景,不论是红军还是白军,都带着有色眼镜审视他,背地里都会怀疑他。他就像一张有污点的白纸,不论其泛白的地方有多么的白,身上的污点永远都无法被洗刷掉。

情场之上,葛利高里的“骑墙”同样让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和邻居家的阿克西妮亚私通,两人在一起干柴烈火,丝毫不理会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但他却没有坚持到底,依旧遵照父母的意愿与娜塔莉亚成婚。在两个女人中间骑墙,对于葛里高利这样粗线条的哥萨克来说,恐怕比在红军和白军之间骑墙更加困难。妻子娜塔莉亚是个内敛贤惠的女人,但也痴情得像个傻子,她因为葛利高里的出轨而殉情自杀,最后甚至因为他的婚外情堕胎而死。这便是骑墙的恶果之一。而情人阿克西妮亚终究也未能和他双宿双飞。在逃亡途中阿克西利亚不幸中弹,死在了葛利高里的怀中。命运毫不客气地捉弄了他,让他一无所有。

至于葛利高里为什么会“骑墙”,我想最根本的原因是出于他对命运的反抗。他不愿意让战争泯灭自己的人性,成为“锅圈儿”那样冷血的杀人机器;他不愿意在阶级斗争中抛弃良知,像米什卡.科舍沃伊一样对老人妇女痛下杀手……他并不服从命运的安排,不停与命运抗争,同时这也注定了他的悲剧——在那样一个大时代里,作出这样的选择注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按照我们国家的观点,这叫宿命。他就像一只掉入陷阱里的猛兽,无论他怎样挣扎,也难逃最终的宿命。

想到这里,我不禁发出感叹:如果说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话,那就是在命运的浪潮中逆流而上。

 

日期:2017-3-22 阅读:110次
 
公司地址:江都区曹王小学
电话:0514-86408048 E-Mail:cwxx@jdjy.cc
Copyright©2015-2016 江都区曹王中心小学 All Rights Reserved.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